侯门恶女重生后以牙还牙小说 侯门恶女重生后以牙还牙晏欢晏瑶在线阅读

侯门恶女重生后以牙还牙

更新时间:

在烬夜的笔下,《侯门恶女重生后以牙还牙》成为一部引人入胜的古代言情作品。主人公晏欢晏瑶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以及与其他角色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故事情节扣人心弦,既能让读者沉浸其中,又能引发对人性、道德等问题的思考。前世,夫君背叛,亲姐加害,她含恨而终。再睁眼时她还是那个处处受排挤陷害的庶女,处境艰难。但,身负血海深仇,她步步为营,只为讨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复仇路上,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不想,却有这么一个人,以他真心换她倾情,庶女惊华,谋天下!。

《侯门恶女重生后以牙还牙》精彩内容

窒息!强烈的窒息感!被包围在潮水之中口鼻都被水堵住!心肺难以承受这股强烈的窒息感觉!

良久感觉身体一轻,接着被人拖上去,终于呼吸到大量的新鲜空气,全身都如释重负。

费力地睁开眼睛,眼里湿黏一片,刺目的光线下朦朦胧胧的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晏欢眯起眼睛仔细地瞧着,却发现这个眼熟的身影赫然就是自己的父亲,越国战功显赫的晏大将军晏光耀!

是父亲来救她了吗!晏欢心里酸涩成一片。

又不想让父亲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想挣扎着起身整理自己的衣物,却被晏光耀紧紧地抱住!

“欢儿,爹的好欢儿,你没事就太好了。”晏光耀有些后怕地说道,瞧见自己的小女儿一脸泫然欲泣地看着他,晏光耀以为女儿是受了**了,当下要抱起她去找大夫。

晏欢被晏光耀抱在怀里,眼角的余光看见晏光耀背后站着晃晃荡荡的一群人,有被惊动的老夫人,神色复杂的大夫人萧氏,还有面色苍白的大**晏瑶。

晏瑶!看见这个恶毒的女人晏欢心里猛地涌起一股恨意,攥紧拳头就想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撕烂她的嘴脸!

晏瑶眼见晏欢凶狠地瞪着自己,有些心虚地别过视线。

这个晏瑶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八年华的模样,容貌绝美,是邻家有女初长成的那种朝气美态,等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莫不说晏欢嫁人时已经十六,在宁远侯府两年是十八,这晏瑶比晏欢还要大两岁,怎么才一会不见就变得这么年轻了。

晏欢脑子里糊成一团浆糊,来不及多想就被晏光耀抱走了。

晏瑶眼见晏欢这么容易就脱险了,神色难安地看着大夫人萧氏,大夫人到底沉得住气,安抚了晏瑶一眼,就搀扶着老夫人下去了。

晏欢靠在晏光耀宽厚的背里,眼泪不争气地涌下来了。

从小到大只有这个父亲是真心的疼爱自己,自己却遇人不淑,叫那畜生和晏瑶一起设计暗害了,想想真是对不起晏家的门楣。

想起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和那些***的场面,晏欢心如刀绞!自己是瞎了眼了才会相信晏瑶和封玉书这两个狗男女!

真心错付,下场竟如此凄惨,叫晏欢怎么能不恨怎么能!

“父亲,对不起,欢儿给你丢脸了。”晏欢羞愧地开口,埋在晏光耀怀里不敢抬头,惹得晏光耀心里蓦地一痛。

“欢儿,说什么傻话呢。以后不要到后院的池子去了,你自小水性不好,今天要不是为父来得及时,只怕后患无穷。你说你要出了什么事,为父怎么跟你娘亲交代呢。”晏光耀心有余悸地道,要是他再晚来一步,只怕晏欢的小命都不保了。

这会轮到晏欢惊怔了,自己不是在撞破晏瑶和封玉书的***之后被杀人灭口了么?自己不是被晏光耀救了么?怎么现在晏光耀讲的话自己一句都听不懂?

郎中来看过晏欢,只说是溺水有轻微的后遗症,只要将养些时日就无大碍了。

晏光耀松了一口气,忙叫下人送郎中出去,又叫丫鬟给洛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忙完了一切,才在晏欢的床头坐下。

晏欢的脸色因为受惊的缘故显得十分苍白。这张有她娘亲五分像的容颜此刻满是疲惫,一双大眼睛里都是惶惑不安,晏光耀心里不是个滋味。

答应过孩子她娘要好好保护她,但是碍于大将军的身份,又不能时时刻刻护孩子周全。说到底还是他这个父亲不称职。

晏光耀慈爱地抚摸着晏欢的头发,想开口好好安抚一下晏欢。却听得门外有随从来报,说是越国陛下召见让大将军即刻入宫!

皇帝陛下的命令是一刻也耽误不了的,晏光耀犹豫地看着晏欢。

晏欢很是懂事地说自己没事,叫父亲不要耽误了大事。

晏光耀这才放心地入宫。

等到晏光耀离开房间,晏欢才猛地从床上爬起,虚浮着脚步走到梳妆台前,却被铜镜里的自己震得倒退了几步!

只见铜镜里是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小丫头,梳着一头双丫髻,皮肤***,五官标致清丽,眼大而有神,只是一张小脸还未完全张开,仍然带着一丝稚嫩。

眉间生有一点朱砂痣,为整个人添了几分不一样的华彩。

晏欢震惊得张大眸子!这个人分明就是自己四五年前的样子!怎么可能!晏换不敢置信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又狠狠的掐了一把!是痛的!痛感如此真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晏欢失控地尖叫了一声,马上就有丫鬟进门询问。

晏欢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丫鬟的肩膀,急切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刻!?“丫鬟吓了一跳,无法理解晏欢的失态,却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道”二**,现在是午时三刻了”

晏欢却摇头喝道“我问你现在是什么年份!”

“是..是…安平二十年!”

安平二十年!晏欢犹如五雷轰顶般地呆愣在地,安平二十年!那年晏欢才十四岁,怎么可能呢!?晏欢不可置信,摇着丫鬟的肩膀狂乱道“今年明明是安平二十四年!你为何要胡言乱语!说!”

丫鬟被晏欢的疯状吓傻了,语带哭腔地求饶道“二**,奴婢没有说谎,真的是安平二十年。。呜呜”

晏欢细细地瞧了丫鬟几眼,见对方的模样不像在说谎,便放开了她。若现如今真的是安平二十年,那这一切就未免太过鬼魅了。

还是说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噩梦?不!晏欢推翻了这个假设,当时怀着孩子的喜悦和被***的痛楚,绝对不是假的。那么现在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自己已经死了,然后重生到了安平二十年。

的确,在晏欢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溺水的经历。

那场溺水太过凶险,以至于晏欢差点丢了性命,地点就是在晏将军府后花园的池水里。

这一点跟记忆里是相符合的,还有,刚才看见晏瑶也是一脸年少的模样,就连已经逝世的老夫人也在场,由此更加断定了晏欢心中的猜想。

真是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哈哈!晏欢仰天大笑,笑得眼泪都模糊了视线!

***之仇杀子之痛杀身之怨!晏瑶!封玉书!我一定会统统还给你们的!

越国皇城恢宏壮丽,透露着一股皇家威严。

一身官服的晏光耀被引进紫徽殿面圣,那端坐在龙椅上的男人面有郁色似乎在为何事烦忧。

原来是西南与中熙国边境有大量中熙流兵乱窜,又有暴民四起,边境民不聊生,越帝派遣俊王前去镇压,却无功而返。

上位者正为此事烦扰不已。

晏光耀是铁血的军人,保家卫国从来都是义无反顾的。当下向皇帝***,亲自带兵前去。

上位者眉间的冰捎才融化了几许。

从紫徽殿出来,迎面正巧碰见了进宫请安的逸王。

只见逸王一身月牙长袍,行走间衣带当风,一把银质折扇在手,嘴角轻微勾起,一派风流潇洒的模样。

见晏光耀走来,挥手示意道“啊!晏将军!好久不见呀!”

晏光耀最头痛的就是这个玩世不恭的逸王,当面撞见却也避无可避,只得恭敬行礼“逸王殿下。”

逸王笑道“免了免了,你我都是老相识了,晏将军何必这么客气?对了,小晨回来了没有?他若回来本王可要好好登门拜访一下。”

晏光耀见逸王大有闲聊家常之事,不免头痛,惦记着家里的女儿,急忙告辞道“晏府随时恭候逸王殿下的大驾,逸王殿下若去给陛下请安,切勿过了时辰才是,微臣有事现行告退了。”

逸王看了天色,恍然地哎呀了一声,“瞧本王这记性!”又转头笑眯眯地道“去吧去吧,本王就不耽误晏将军的要事啦。”

言罢摇着折扇朝着紫徽阁走去。

晏光耀看着逸王闲散的背影不由得暗自摇头。

晏光耀进宫面圣,直到傍晚才匆匆赶回来。晏欢服了药,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晏光耀走进来的时候,身后还跟了一个人,那人十八九岁模样,一身劲装眉目冷峻,背上还背了把长剑。

“你以后就跟着二**,要寸步不离地保护着二**。”晏光耀对着那人说道,那人低头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晏欢莫名地看着晏光耀,晏光耀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他叫阿烈,是为父早年救下的孩子,身上有些武功,跟着你为父也能放心。”

原是父亲手下的人啊,晏欢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却见叫阿烈的少年只是低垂头站立一边,惹得晏欢兴致缺失。

晏欢见晏光耀面色有异,就知道今日进宫必定有事。

“父亲这是又要上战场了?”晏欢踌躇地问,晏光耀点点头。

晏欢不舍地看着晏光耀“父亲,战场刀剑无眼,切莫要注意安全才是。”

晏光耀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枚虎面玉珏交到晏欢手里,仔细吩咐道“父亲不能时刻在你身边,这是父亲的信物,见珏如面,你且仔细收好。若日后有人为难你,就带着这虎珏去找禁军统领何焰。父亲知道你在府里受的委屈,万事都要保全好自己,知道吗?”

晏欢心里一震,看着晏光耀坚毅的面庞,知道晏光耀其实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当下心里是又酸涩又感动。

却是将虎面玉珏郑重放回晏光耀的手里,在他不解的眼神中,微笑解释“父亲,这玉珏如此珍贵交给孩儿不合适。孩儿现在长大了,会保护好自己的。您放心吧”

晏光耀原是想多说什么,见晏欢微笑的表面下满是坚定,知道女儿固执的性子,便不再过多提及。

阿烈早已悄无声息地退下去,父女俩又说了好些话。

晏光耀常年在外征战,从小到大晏欢能见晏光耀的次数不多,虽然晏光耀对晏欢很是疼爱,但到底不能经常陪伴,这一分别又不知何时再见。

翌日清晨,晏光耀率着三万士兵开赴西南边境,晏欢站在晏府一众亲眷之中,看着高头大马之上的晏大将军消失在京都城门。

那猎猎的越国战旗随风飞扬,牵动着成千上万越国子弟的心肠。

待到所有晏府的亲眷都回府后,晏欢还站在原地。一直默默跟着她的阿烈问道“**,还不回去么?”

晏欢看着城门下涌动的百姓,人来人往的越国都城,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晏欢笑了一下,道回府吧。

晏将军府是越国显赫的武将府,又蒙皇恩浩荡,门口两头石狮镇门,修得威仪肃穆。但大将军为人节俭自持所以府内古朴素净,没有太多华丽的修饰。

晏欢刚进门,就被老夫人的婢女喊了过去,说是老夫人找她。

老夫人已年近七十,体态苍老。

大将军是个难得的孝子,对其母十分敬重,对老夫人从来都是有求必应,晏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敢对老夫人不敬的。

这老夫人对晏欢的态度总是不冷不淡的。老夫人不喜欢晏欢的生母,当初执意反对晏欢的生母进门,但是碍不住大将军的苦苦哀求,勉强同意。

所以对庶出的晏欢向来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但到底是书香门第出身,懂得分寸,这么多年对晏欢也就遮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当初晏欢出嫁的时候老夫人已经病逝了,说到底也是朝夕相处的人,晏欢多少还是有点怀念。

“奶奶”晏欢来到老夫人面前,恭敬地道。

老夫人虽已老迈,但是一双眼睛却保持着清明,上下看了晏欢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立马有婢女为晏欢送上座椅。

晏欢却只是站在一旁,见老夫人没有什么表示,又问道“不知奶奶叫孙女所谓何事?”

老夫人这才缓缓道“不是身子不适吗,怎么还站着,坐下吧。”

晏欢这才入座却分不清这个老夫人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却听得老夫人继续道“前几日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就溺水了?”

晏欢听得老夫人这么问,才想起昨天溺水一事。

照理说晏欢熟识水性,晏府后院的池子虽然深但不至于到让晏欢落水的地步。

思索片刻,晏欢才委屈道“奶奶,孙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日孙女跟丫鬟在后院赏花呢,突然就感觉头一痛,紧接着就掉到了莲池里。要不是父亲及时赶到,孙女这会就不在这里了。您也知道孙女自幼通水性,是不会无缘无故溺水的。您看,孙女还撞到池里的石子磕破了头皮呢。”

晏欢转身撩开了后颈的发丝,果然看到头皮上有一块明显的磕伤。老夫人黯了黯眼神,茗了一口香茶道“许是你不小心的缘故吧。”

晏欢嘟了嘟,脸上带着符合年龄的懊恼,道“也许是孙女不小心吧。这将军府哪敢有人害孙女啊,肯定是孙女不小心踩滑了脚的缘故。”

说完还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从老夫人处出来,晏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要是换作从前,晏欢肯定会觉得是自己不小心的缘故,可是经历了晏瑶这一遭,晏欢彻底的明白,在晏府,凡事都没有绝对。况且,在落水之前,晏欢明明感觉有重物敲打自己的后脑勺,要不然也不至于溺水了。

这老夫人也是有趣得很,知道来试探她。

待到晏欢身形走远,老夫人放下手中的香茶,幽幽道“那个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当着耀儿的面也敢下手。”

婢女彩霞为老夫人揉肩,轻声宽慰道“也许真的只是意外呢?”

老夫人哼了一声,“意外?这些话骗骗欢儿这样的小丫头还可以。耀儿太聪明了,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老夫人无奈地叹息道“那女人都走了多少年了,那个人还是放不下心结,冤孽啊冤孽”

彩霞聪明地噤了声,专注地为老夫人**,满室里只剩老夫人苍老的叹息。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夫君都找外室了,我找个新欢怎么了!

    1夫君都找外室了,我找个新欢怎么了!

    牧西灼| 古代言情

    「荒唐!」兰清月一把挥开我的手,看向我的目光带了愤恨:「我在夫人眼中,竟是那借中毒之机为自己求个名分的女人吗?「这种机会在夫人眼里或许难得,但是在我这里就是下三滥的手段!是我不屑于用的!」她软着身子站起来,倔强的目光扫过我和宋挽玉,看着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猝然一笑:「既然你们如此想我,那我便与门口....

  • 2 大明:重生皇太孙,祖父朱元璋

    2大明:重生皇太孙,祖父朱元璋

    爆炸的榴莲| 古代言情

    【穿越大明+古代种田+皇子+历史争霸】开局一个碗,结局一根绳!洪武十五年,皇长孙朱雄英薨,葬于钟山,追封虞王,从此朱元璋传位朱允炆,大明王朝国祚276年!然而,一个现代人穿越在刚死的朱雄英身上。朱允炆:母后,大哥又打我!朱棣:大侄子,你指哪我打哪,四叔都听你的!朱元璋:标儿,这皇位咱直接传给雄英,你...

  • 3 我曾是无数人仰望的名媛千金

    3我曾是无数人仰望的名媛千金

    木几| 现代言情

    我曾是无数人仰望的名媛千金。而如今,我在沈南寻身边端茶倒水,被他呼来唤去。甚至他拿热水向我泼来,我还细心察看他是否有被烫着。所有人都说,我是自甘堕落。放着好好的千金不当,要来当沈南寻的舔狗,还怎么都赶不走。他视我如敝履,以为我非他不可。可真相只有我清楚,这一切只是因为一纸合约。我对他,从来都只有厌恶...

  • 4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4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银台金阙| 古代言情

    ”这畏畏缩缩的状态已是让卫承已不喜,再听到后头一句,他的眼神陡然冷了几分。虞敬恬偷觑了一眼,正看到这冰冷的眼神,心中暗怕,提着心要找机会描补一二,然而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听那帝王轻飘飘地道了一句——“朕看并不相配。”莫说是清霜等俩当事人的奴婢奴才就是李福海都忍不住睁大了些眼,男女之间相配与否这些事向...

  • 5 梁悯彦是我的竹马更是我未来夫君

    5梁悯彦是我的竹马更是我未来夫君

    乌梅呀呀| 古代言情

    梁悯彦是我的竹马,更是我未来夫君。他说出人头地后会娶我为妻。可他高中状元之新官上任之时,我父亲被诬陷下狱,他却袖手旁观。后来,我父亲惨死,家破人亡,他和公主浓情蜜意。为了寻求庇护,我爬上了年轻权相的床。却没成想,爬床到一半,我和他灵魂互换了。

  • 6 富婆妻子自称无性婚姻者

    6富婆妻子自称无性婚姻者

    山月| 都市生活

    我的妻子吴婉家里往上数富三代。肯下嫁给我这种从小混在厂子里小伙,不光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就连我本人也受宠若惊。我俩结婚的时候,她非但没要彩礼,还给了我一百万,让我随便花。我以为她是爱我才对我这样。直到我拿着癌症通知单找她的时候。她看都没看,当我面扔进垃圾桶,随后从包里掏出一沓钱甩我脸上。“不就要钱吗...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