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妻娇软,小叔缠她上瘾姜沅陆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盲妻娇软,小叔缠她上瘾

更新时间:

《盲妻娇软,小叔缠她上瘾》是苹果猪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沅陆南,内容主要讲述:她和陆南青梅竹马,自幼定下婚约,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会结婚生子,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可一场大火,一个男人,成了她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人人都道陆席城清心寡欲,是不近女色的圣人。可只有她知道,这张道貌岸然的人皮下藏着一个怎样偏执疯狂的灵魂。...

《盲妻娇软,小叔缠她上瘾》精彩内容

姜沅怔住,她身子微不可察的颤了颤,下意识地要去看男人,可看到的仍是一片黑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那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他离她越来越近,气息敲打在她的耳朵上,脸颊几乎快要贴在一起。

姜沅猛地伸出手去推他,却被他攥住了手腕,她无计可施,只能求饶。

“陆先生,我是你侄子的未婚妻,我们这样…不好。”

陆席城视线扫过她脸颊的每一寸肌肤,最终落在她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上,窗外的光投进洗手间,落在她白皙的侧脸,她眼睛里却折射不出一丝光亮。

他问,“哪样?”

姜沅的话堵在嗓子眼,她要怎么说?说出来,就好像真的有这回事了。

气氛僵住之际,外面传来一道少女的声音,“怎么门都不关。”

姜沅浑身一震,她忽然拼命挣扎起来,是姜欢回来了。

“姐,你在家吗?”

陆席城到底还是放开了她。

姜欢的声音在客厅回荡,她去了卧室,没见到人,又出来朝洗手间看去,门是关着的,磨砂玻璃门上倒映着人影。

“姐,你在洗手间啊?”

姜沅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顺手将门给关上,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你回来啦?”

“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今天下午放假。”姜欢把书包随手放在沙发上,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厕所里还有人啊?”

“嗯…水管坏了,我找师傅来修水管。”

姜欢视线扫过她湿透的衣服,信了她的话,“我早就说叫人换了,陆南那个家伙一点不靠谱,他就是嘴上说的好听,真让他办点事的时候,一喊一个不知声。”

姜沅垂下头,无法反驳。

姜欢也只是嘴上抱怨,毕竟大哥还在医院里躺着,如果没有陆家,她们两姐妹把自己卖了也付不起每个月的天价药费。

“你赶紧去把衣服换了,等会儿该着凉了。”

姜欢催促她换衣服,虽然才13岁,却像个小大人似的,很多时候心智比姜沅还要成熟。

姜沅犹豫地握着门把手,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好像不管她走还是不走,姜欢都会发现里面有个男人。

在她犹豫的时候,洗手间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修好了,姜小姐。”

他声音好似天生没有温度,但‘姜小姐’三个字从他嘴里出来,无端着了分暧昧的味道。

姜沅听在耳朵里,心跳漏了一拍。

姜欢更是瞪大了眼睛,把陆席城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发出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质问,“你修水管的?”

陆席城越过姜沅,迈着两条大长腿,来到姜欢面前,语气还算友好,“有什么问题?”

姜欢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悠,打死她都不信这是来修水管的师傅,哪个好人家穿西装来修水管?

就算真是修水管的,一般人怕是请不起,所以姜欢问,“多少钱?”

陆席城微微侧头,余光看向身后的姜沅,“已经付过了。”

“下次有需要,可以找我。”他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他身影消失在门口,姜欢都没法把他和修水管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姐,他是谁啊?”

姜沅瞒不下去,陆席城的身份摆在那,他是陆南的小叔,姜欢迟早会知道。

她只能实话实说,“是陆南的小叔。”

“是他啊,我说这么眼熟!就原来爸妈老说那个害你夜不归宿的陆席城对吧!”

“……”姜沅没说话,默认了。

姜欢摇着脑袋,转身进了厨房,像是自言自语的吐槽,“他还修水管呢。”

姜沅回到房间,找出衣服来换。

脑海里想起姜欢刚刚的话,她有片刻的失神。

她和陆席城在最早就认识过,大概在她七岁的时候,她在学校门口等大哥放学,在学校附近逛的时候,看到他在巷子里把一个人捅了。

鲜红的血,尖锐的刀,她至今记忆犹新。

她目睹了他干坏事,他把她带走,带到一个很黑的小房子。

那时年少不知时,只觉得他吓人,没等他威胁,她自己就被吓哭到昏厥。

记忆里,是昏暗的房间,少年冷酷的侧脸,他坐在地上,慢条斯理地擦着匕首,而她坐在地上哭。

等她哭够了,他把一个棒棒糖和匕首放在她面前选,选棒棒糖就要帮他保密,选匕首就杀了她。

她哪里有的选,战战兢兢地选了棒棒糖,他送她回去的时候,她还在一边哭,一遍吃糖。

就是那次夜不归宿,让父母对他十分不喜,也不让她和陆席城接触。

大哥也因为弄丢她,被父母责罚。

这是她最深刻的记忆,也是她年幼时就对这个男人埋下的阴影和恐惧。

“姐,吃饭了。”

姜欢的声音唤回她的思绪,摸索着站起身来到餐厅,姜欢已经将饭盛好了,在熟悉的位置,姜沅抬手就能摸到。

姜沅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曾经的姜欢娇气,受不得半点委屈,别说做饭了,就连脱鞋都不愿自己动手。

可现在,她却能熟练的下厨做饭了,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

三年前姜沅一度觉得自己活着是个累赘,她三番两次寻短见,是姜欢抱着她,苦苦哀求她活下来。

那时她也不过才十岁,她哭着说,“姐姐,我可以照顾你,就算你一辈子看不见,我照顾你一辈子。”

“我会学做饭,学做家务,我什么都可以学,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连姐姐都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我只有你了……”

姜欢稚嫩哭声如同利刃,不断割裂她的心扉,最终她妥协了,姐妹两人抱头痛哭。

姜欢也做到了,她什么都学会了。

姜沅不知道她摔碎了多少个碗,又被烫了多少次,又摔了多少次,她只知道,姜欢蹲在厨房里偷偷哭了很多次。

她没有怪自己姐姐帮不上忙,她只怪自己太笨了,连家务都做不好。

“姐,你怎么了?”

姜沅回过神,才惊觉脸上一片冰凉,她抬手一抹,不知何时流下了眼泪。

她慌乱的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眼睛不太舒服,等会吃了药就好了。”

姜欢担忧的看着她,把筷子放到她手里,“那你快吃饭,我去给你拿药。”

“好。”

姜欢去屋里给她找药,没多会儿,桌上的手机响起,是姜欢的手机。

响了好一会儿,姜沅见她还没出来,便伸出手,顺着声音摸到了手机,凭着印象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姜欢,下周一就是最后的期限了,别说学校不给你机会,你课本费和资料费再不交,我也没办法帮你了。”

“你去年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会考进年级前十,结果你看看你的成绩,年级吊车尾,隔三差五给我翘课,你说我怎么给你申请助学金?”

姜沅茫然地握着手机,心中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姜欢不是说,她学习成绩很好,每次都是年级前五,每个学期都有助学金吗?

为什么和老师说的不一样?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许夭夭霍光霁

    1许夭夭霍光霁

    姜诺诺| 现代言情

    顾家大厅。姜诺诺好奇地望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只见他剑眉星目,五官立体,一身黑色西装穿在身上,衬得他铁血无情,疏离淡漠。...

  • 2 季总别哄了,金丝雀她死心了

    2季总别哄了,金丝雀她死心了

    优瑭| 豪门总裁

    【顶级豪门+男主斯文败类+女主成长系+双洁+追妻火葬场】人前,他是阮宁名义上的小叔,季家掌权人季厉臣。人后,他冷漠残忍,是阮宁用两年真心也捂不热的负心人。他订婚那天,阮宁红着眼睛,“我以为你在我面前露出另一面,是因为我在你心里不同。”男人的笑嘲讽之际,“你怎么会这样想?只是你太过低微,不配我伪装。”...

  • 3 总裁,夫人带着俩崽逃婚了

    3总裁,夫人带着俩崽逃婚了

    棠朵朵| 豪门总裁

    被亲人设计陷害,替罪入牢,叶如兮一夕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监狱产子,骨肉分离,继妹带走孩子,顶替身份成了谢总的未婚妻。六年监狱,叶如兮恨,恨不得吃血扒肉。一朝出狱,她发现继妹和谢总的儿子竟和自己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在众人眼中不解风情,冷漠至极的谢总某一天宣布退婚,将神秘女人壁咚在角落里。叶如...

  • 4 温曦月秦鹤雪

    4温曦月秦鹤雪

    季茵芷| 现代言情

    季茵芷死了。从29楼被扔下,摔得面目全非。外界传言她是惨遭金主抛弃而自杀……...

  • 5 男友的白月光为了钱回来勾搭他

    5男友的白月光为了钱回来勾搭他

    草莓丸子| 短篇言情

    男友的白月光为了钱回来勾搭他,但她不知道男友一直用的是我的钱。我生病了,男友一个电话就被他的白月光喊走。回来的时候男友把白月光带回家,不敢看我的眼睛。「宝宝,琪琪腿伤了没人照顾,让她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吧。」我笑了。「可以,得加钱。」

  • 6 我就出个轨,你至于提出离婚吗

    6我就出个轨,你至于提出离婚吗

    水晶白菜| 都市生活

    一直有洁癖的妻子,跟她的小师弟共饮了一瓶水。那一刻,我不想再继续这段以我为付出的婚姻了。我提出离婚,她却恼羞成怒。「不过是不小心喝了一瓶水,你至于吗?」面对沈幺幺的不满,我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至于......」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