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虞敬恬卫承已小说全文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更新时间: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由银台金阙精心打造。故事围绕着虞敬恬卫承已展开,描绘了虞敬恬卫承已在一个充满挑战与神秘的世界中的冒险征程。虞敬恬卫承已不仅面对着外部的敌人和考验,还要直面内心的恐惧和矛盾。通过奋力拼搏和勇往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精彩内容

这话如惊雷一般在虞敬恬的耳边炸响,只是未等旁人说话荣妃已自顾自地把男方说了出来。

“对方乃是我娘家长嫂的大兄,现在兵部任员外郎一职,去年丧妻,不知二小姐可有意?”

荣妃出生镇国公府,国公世子夫人的长兄也必定是名门无疑,也不算辱没了虞家,可谁不知荣妃是镇国公夫人老蚌生珠,荣妃出生时,长兄已经成家,长嫂的长兄,那必定大虞敬恬双十不止。

虞昭媛当即冷了芙蓉面,替虞敬恬拒了,“多谢娘娘关心,不过那位大人恐不与二姐相配,此事还是罢了。”

她与荣妃一向不对付,怎会想与荣妃有一丝牵连,更何况荣妃这般简直和侮辱她无异。

气氛霎时凝固,不过只是须臾,外头内侍的通传声就打破了僵局——“皇上驾到!”

在场人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帝王的身上,适才的一场也便无人提起了。

卫承已看着这将将坐满的侧殿,微不可察地舒了口气。

他并不喜爱聚众宴饮,以往都是能简则简,只是放在宫中再简陋的万寿宴也实在冗长,那乌压压坐满了庆元殿的勋爵大臣叫人头痛,宴了群臣后,后宫还要应付。这次放在绮清园般,碍于场地和人员,想是不会持续太久了。

帝王在众人的跪拜中拾阶而上坐上了高台上的王位,又在简单地寒暄以后便宣布宴会开始。

尽管不在宫中,这宴会上该有节目还是有的,丝竹管弦之声很快响了起来,随驾绮清园的勋爵贵族们一一向帝王祝寿,好不热闹,只隔着一道丝帘的妃嫔女眷这边也慢慢有了动作。

虞敬恬已经好些年没看过这样歌舞了,遥想上一次还是在她十二三岁,那时还是先皇在世,后来她虽嫁了魏家但只是次子,自然也轮不到她随长辈进宫赴宴。

她有些惆怅,倒不是对此类宴会特别喜爱,只是感叹不能带女儿一观,长长见识。

就在恍惚之时,前桌的南宁伯夫人忽然回首,丰腴的手指正端着一杯酒,看着虞夫人和虞敬恬笑道:“我们母女四人能同时参加陛下万寿宴不易,理当好好痛饮一番。”

在丝竹之声中,南宁伯夫人的声音被掩盖了大半,虞敬恬还未听清,身边的虞夫人已然端起了酒杯,无法,她也只能顺势。

后妃女眷这边的酒饮向来是劲头不大的果酒,可多喝几杯也会上头,几杯之后,虞夫人和南宁伯夫人围绕着幼时的趣事谈笑起来。

“……那时为母得了太后的赏赐,宦官刚把赏赐送到府中,那三朵宫花就被你们三个小滑头给瞧见了,拥做一团扑了上去,那时还闹起来了呢,好像是争要哪朵花?你二妹妹还为此哭鼻子了呢。”

虞夫人两杯酒下肚,面上也浮现了慈爱,她捡着记得陈年旧事说出来,惹得伯夫人虞亦薇笑的前仰后合。

“这事我是记得的,好像是小妹看上了二妹手里的那朵?都是年少不懂事,现在哪里还会为小小的宫花闹起来?你说是吧,二妹妹。”

一直敛眸的虞敬恬抬起了眼,淡笑道:“此事我都不大记得了,一朵花也没什么打紧的。”

虞亦薇和虞夫人也未觉有什么不对,笑着说起了别的趣事,虞敬恬做温驯倾听状,心中却想,那件事她记得的,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三朵宫花的颜色,一朵正红,一朵粉红,一朵鹅黄。

那会她们都是不到十岁的孩童,自然个个都争红爱艳,长姐年纪最大拿到了正红色,自己则拿到了粉红色,最小的幼妹什么都没拿,只瞥了眼剩下的,便哭闹着要她们二人手中的花,最后闹到了母亲那里。

“不过是一朵花而已,便让让你妹妹又如何?”

“她是长姐,自是要头一份的。”

后来,虞敬恬手中便换了那朵鹅黄色的宫花。

虞敬恬沉默地啜饮着酒杯里的酒,思绪慢慢飘远,却不知有人自高台上窥了她一眼。

本朝的民风还算开放,臣子和妃嫔女眷间那宽大的纱帘也只不过略表一二而已,遮掩的并不严实,对面的臣子望向对面有些影影绰绰,坐在高台上帝王的视线却并未被完全挡住。

景和帝只需稍稍偏首,便能与右手边第一第二的荣妃,虞昭媛对视,也就不可避免地看到了在虞昭媛之后的虞敬恬。

众多或观舞,或交谈,或饮酒的女眷中,唯有她一人持酒神游,双颊飞粉,红唇润贴着白瓷酒杯,欲饮未饮,亭亭净植。

卫承已收回视线应和下方大臣敬酒时心里想的是:粉色极为衬她。

男人们的酒都是粮酒,几杯下去,卫承已也忍不住揉了揉额角,李福海瞥见这一幕,闻弦知雅意:“饮酒上头,皇上不如出去透透气?”

虞敬恬并未注意帝踪,只神游了须臾便被虞昭媛唤到了前桌,她站起身时才觉双颊发热,不过上命不敢违。

昭媛让侍女在桌案边加了圆凳,拉着虞敬恬坐下,一杯酒送到了她的面前,“二姐莫要偏颇,与母亲和长姐对饮,岂能忘记小妹?”

“岂敢,我饮了就是。”

纵使已经对母亲和这个妹妹失望至极,虞敬恬也不敢得罪她们,端起酒杯就是一饮而尽,几杯之后,虞敬恬已觉得身子稍有不稳了,连忙求饶:“娘娘就饶了我罢。”

虞昭媛看她桃腮泛红,面色如春,顿了一息,亲自倒了一杯酒递到了虞敬恬的面前。

“二姐再喝这一杯罢。”

虞敬恬心喜,准备接过,却不想交接时那酒杯一个不稳,酒液瞬间倾倒了出去,“叮铃”一声,酒杯碎掉,虞敬恬的前胸也湿了一片。

“快,带二姐去换身衣裳。”

未等虞敬恬说话,虞昭媛已吩咐起了身边的侍女。虞敬恬只好捂住前襟跟着侍女出了侧殿。

帝王举办的是晚宴,虞敬恬刚进殿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现在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了。虞敬恬一边跟着侍女往前走,一边观察着周遭环境,虽然在夜色下看的不太清,但也能记得七八。

这是她的习惯亦是天赋,虞敬恬只要走过一条道,那她便能原原本本找到回来的路,但那只在她清醒的时候。现在虞敬恬只觉得头越来越热,身子也愈加绵软了起来。

这皇家的果酒竟这样烈吗?还是说她三年未曾饮酒,酒量已经下降了?

许是发现了虞敬恬的状态不佳,小侍女停步解释:“这宴会本就设在了陛下的侧殿,为了避嫌,女眷的更衣暖阁就设的远了些,小姐有些喝多了罢?”

虞敬恬思忖了一息,颔首点头,她并不想勉强自己,如今此处男女混杂,若是走的太远,恐生是非。

侍女见状贴心道:“正巧此处是藤廊,前后又有宫灯,这夏日的风也是热的,不若小姐就在这吹吹风,顺便散散酒气,静待衣裳干了也可。”

此言正合虞敬恬的心意,当即便坐在了廊下的长凳上,夜色掩盖了小侍女脸上莫测的微笑,“奴婢这就去给小姐端一杯解酒汤来。”

虞敬恬并未阻止,她已记得来时的路,便是没有侍女也能自行回去。

……

西殿靡靡之音还在继续,卫承已略抿了几口解酒汤便放了下来,他并不是十分任性的帝王,这样的宴会他还是要回去亲自结束,只是他未曾想回宴会的路上会出现意外。

幽暗的藤廊下,一个人靠坐在廊柱旁,许是听到脚步声,她缓慢回首,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庞露了出来,熟悉是他在宴会上还瞧了她一眼,陌生是他从未见过她这般颜色。

那妇人已是双颊绯红,眸色朦胧,顾盼间一丝惊人的风情流露,再无亭亭净植之态。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成稀有雌性,娇娇狐她又多子了

    1穿成稀有雌性,娇娇狐她又多子了

    祁筱芙芙| 仙侠奇缘

    胡鲤莫名其妙穿越在一只叫狐鲤的白狐身上,刚来就被人推下山崖,还被一只红狐狸给救了,心甘情愿给她养崽子。在得知肚子里揣了不知谁的崽,她不想干了,美好青春女大一辈子就要困在这里了吗?系统称只要帮助天运之子和天运之女成为兽世最强顺便生崽崽就可以回家,那不就是这个世界的男女主嘛,小意思。没遇到天选之子前:区...

  • 2 拒绝金手指后,输出全凭沙雕实力

    2拒绝金手指后,输出全凭沙雕实力

    葡萄苏耶| 现代言情

    她,一名普通社畜,平时就爱看看小说,结果,魂穿成了某小说里的女主。原女主:一身才艺,坚毅努力,却被父母嫌弃、姐弟伤害、被渣男背叛。后来金手指到手,便一路逆袭,爽快打脸,结果,迎来最后一次反转:挂掉了。她:为了改变该死的结局,快乐活下去,我要改变人生、拒绝所有金手指!于是,平日里她不定时发疯,坚持做自...

  • 3 养大男主后,你说这是人形天灾

    3养大男主后,你说这是人形天灾

    醒醒睡不醒| 穿越架空

    什么?我穿书了!还成了男主的早死黑月光前妻!为了自救,让男主不在末日来临后弄死我,我尽全力在男主面前刷好感。有人嘲讽男主穷,我安慰男主,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感情。有人欺负男主,我挺身而出,挡在男主面前!某天,我感觉男主不会再把我弄死之后,潇洒离开!谁能想到,第二天就有特殊组织找上门:小姐,请不要随便抛...

  • 4 退婚99次:战神把我扛进门

    4退婚99次:战神把我扛进门

    橘子味的咖啡t| 古代言情

    她穿越了,穿到了战王妃的身上。原主体肥貌丑还眼瞎,人蠢无脑又极品,最后把自己作死,还连累全家被满门抄斩。幸好,她灵魂重生时,这些悲剧还没有一一发生。既来之则安之,拥有原主前生记忆的她决定“大换血”剧情!冷血夫君,换换换!体胖貌丑?换换换!想她好歹也是异界的玄学大佬,什么都能搞定。窥天机,卜先知,谁也...

  • 5 穿成恶毒小妾后,我爬错床了

    5穿成恶毒小妾后,我爬错床了

    佚名| 古代言情

    自穿成了宅斗剧《宅中记事》里的恶毒女配沈婉青后,愁的咧,书中的女主是沈婉青的嫡姐,倾全家之财力促成了和镇勇候嫡子的婚事,而她却要被当家主母许给一名死了两任妻子的老男人。书中,沈婉青在理佛下山的途中,碰到了受伤昏迷的镇勇候嫡子,为了恶心主母和嫡姐,她在破屋里故意搂上了小镇勇候,如愿以偿的做了妾室,之后...

  • 6 让室友自食恶果

    6让室友自食恶果

    大橘子| 短篇言情

    室友为了追求刺激,带三个男人回宿舍。谁料学生会突击检查,她们被逮个正着。室友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一言不发,让所有人误以为床上的人是我。当晚,我和三个男人宿舍激战的帖子传遍学校。可是室友不知道,我早就在宿舍摆好了录像机。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