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晚不归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宋诗晚程执

执晚不归

更新时间:

火爆新书《执晚不归》是六月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诗晚程执,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程执在一起的第二年。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攻略者。而程执是男二。为了保全程执不受惩罚,我被迫与他分手攻略男主。可任务失败,我永远留在了这个世界。这时,程执功成名就归来。他的报复来的猛烈,让我遍体鳞伤。可是,到我真的快要死了的时候。他却在病床前哭着求我别走。...

《执晚不归》精彩内容

1.

刚穿入这个世界时,我正忙着攻略男主傅淮止。

听说任务成功可以拿到巨额奖金,这样我就可以逃离那个令人痛苦的家了。

天高任鸟飞。

于是傅淮止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寸步不离,作为攻略对象自然有些难度,但我从不气馁。

可就在一次户外滑雪途中,我不幸跌落山崖,记忆全无。

系统也因为内部更新两年未出现。

故事从这个时候开始改变。

程执救了我。

他将我从冰天雪地里救了回去,耐心等待着我的苏醒,替我给了住院的费用,每天都精心的照顾我。

我摔断了腿,他不厌其烦的教我练习站立。

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处中,两颗孤独的心逐渐靠近。

我们越走越近。

没人会不爱上这样的他,我自愿沉醉其中。

于是在土耳其缤纷的热气球上。

他向我告白,承诺护我一生一世。

可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

系统出现,让我想起了一切。

“宿主好久不见,已更新完毕,将为宿主提供更好的服务。”

“警告!!警告!!”

“宿主与男二程执关系密切,好感值远超男主。”

“若不采取措施,系统自动定义为男二偏离剧情,将要强制进行惩罚!!!”

可这时,我已经爱上了程执,我们曾对天对地许过终身,我不会让他受伤害的。

所以,我不得不和程执分手。

但是又不能太过明显的直接离开。

从这以后我便开始找事。

因为给我治病,程执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

他没有父母,双亲在他还没满月的时候就离婚各奔东西了,他是奶奶养大的。

所以这钱每一笔每一分都是他自己攒的有从小到大的奖学金,有在各地跑**挣得,有在烈日下做苦力活赚的。

我开始疯狂的买各种奢饰品,什么都挑贵的买,程执却从不制止,只是抱着我说他自己不够好,没能赚到更多钱。

于是我开始从其它地方挑刺。

嫌弃他做的菜不好吃,嫌弃他赚的钱不够多,我也不去上班就在家里躺着。

可他只是沉默的将不好吃的菜移到他面前,温润的问我想吃什么。

他告诉我他正在创业了,他会让我过上好日子。

他对我好像永远都不会有脾气。

可是距离攻略截止到时间越来越近了,系统终于下发了第一次惩罚。

不过是在程执身上。

在一个平常的夜晚里,他遭到了抢劫,对面有五六个人将他团团围住。

他回来时已是深夜,身上的钱被洗劫一空,手机也在混乱中被踩进泥泞里碎了一地。

进门时他努力掩饰自己的不堪,将嘴角的血即将在我面前落下时,又抿了回去。

可我还是看出来了,我知道惩罚开始了,我没有时间再等了。

于是我无视他受伤的脸和半截都沾满泥泞的裤腿,只问他:“钱呢?你给我买的东西呢?”

他的眼里有一瞬间的受伤,但又恢复了平静开始向我解释。

“晚晚,我的钱在公司里,我明天就给你去拿…..”

“醒醒吧,程执,我就打开天窗和你说亮话,我呢,是不会愿意当什么贤妻良母愿意陪着你白手起家的。”

“你那两个钱还不够我买一个包,我跟你在一起我图什么啊?”

“真心吗?我可不稀罕你的真心。”

他抬眼错愕的看着我,似乎不相信这些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晚晚你怎么了?”

“你怎么….”

我害怕我的谎言会难以再圆回来,又抢在他前面开口。

“看来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啊。”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呢?”

“当然是有傻子愿意无条件的给我出钱治病啊,这样的好事不要白不要。”

他撑着门口的指节已经有一些发白,望向我的眼睛有点复杂难辨,复而又低下了头。

“我们分手吧,我又找到新的金主啦,嘻嘻。”

说着当着他的面翻出几年前我追傅淮止时的合照。

俊男靓女,十分养眼。

程执看着那张照片,像疯了一样把他抢过去撕成碎片。

我只在边上冷冷的看着他发狂不做阻拦。

“看到了吗?土包子,这可是傅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傍上他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突然我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鸡蛋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

“你就一辈子吃你的臭鸡蛋吧!”

他却丝毫没躲,鸡蛋清顺着他的头发滑落到单薄的衬衣上。

好不狼狈。

这时他才抬眼,眼眶微红,神情颓然:“晚晚,我们不是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吗?”

“你怎么可以这样?就因为别人有钱?”

我压下心里的苦楚,只冷冷开口,语气里带着嘲讽:

“不然呢?”

我微微弯曲着手指做出数数的动作。

“啧啧啧,你的破公司几百个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傅氏呢,真可怜哦!我想起来啦,要不你去把你奶奶留给你的房子卖了吧,说不定还有个几十万。”

“像你这种穷鬼,够花几辈子了吧。”

说完我捂住嘴笑了起来,可是看着他怔住的样子还是不忍的撇过了头。

“宋诗晚,你适可而止!!!”

“你不许说我的亲人!!!!”

我淡淡的看着他的暴怒,再次开口

给出致命一击。

“要不是我失忆了,怎么会和你这种穷酸的人的人在一起,趁我失忆故意让我断了和傅淮止的联系。”

我顿了顿,努力让狠毒爬上我的脸,再轻轻凑近他的耳边。

“你不贱吗?”

程执再次抬眸,眼神里带着**裸的讥讽,像是听到了什么绝世大笑话。

“原来我们的一切在你看来都是我在犯贱,原来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的真心。”

“宋诗晚,你好样的。”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

他一把将面前的桌子掀翻,手带动了桌子里的图钉,顿时鲜血直流。

几乎是疯狂的朝我嘶吼。

“滚!!!”

“他妈的给我滚!!!”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后悔的滋味!!!”

男人眼里的恨意刺的我生疼,我有好几次都想冲动的抱住他告诉他我只爱他。

可我知道一旦被系统检测出异变。

他就会死。

他是我最爱的人,我怎么可以让他死呢?

“哦?是吗。拭目以待。”

我撩了撩长发,边走边扔了句话。

此后山高水远,只愿君岁岁平安。

后来我并未成功攻略傅淮止。

因为我再难爱上一个人,即使假的也不行。

系统给出惩罚,我被永远的留在了这个世界。

其实我本就不愿意回去现实的。

酗酒成瘾的爸爸,好堵暴躁的妈妈,每一处都让我感到窒息。

在程执身上,我唯一一次感受到了被爱。

后来我才知道程执回去找了导师重新申请了出国留学的名额。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

不过也好,我保住了他。

怨我也好,恨我也罢。

我只愿他平安。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夫君都找外室了,我找个新欢怎么了!

    1夫君都找外室了,我找个新欢怎么了!

    牧西灼| 古代言情

    「荒唐!」兰清月一把挥开我的手,看向我的目光带了愤恨:「我在夫人眼中,竟是那借中毒之机为自己求个名分的女人吗?「这种机会在夫人眼里或许难得,但是在我这里就是下三滥的手段!是我不屑于用的!」她软着身子站起来,倔强的目光扫过我和宋挽玉,看着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猝然一笑:「既然你们如此想我,那我便与门口....

  • 2 大明:重生皇太孙,祖父朱元璋

    2大明:重生皇太孙,祖父朱元璋

    爆炸的榴莲| 古代言情

    【穿越大明+古代种田+皇子+历史争霸】开局一个碗,结局一根绳!洪武十五年,皇长孙朱雄英薨,葬于钟山,追封虞王,从此朱元璋传位朱允炆,大明王朝国祚276年!然而,一个现代人穿越在刚死的朱雄英身上。朱允炆:母后,大哥又打我!朱棣:大侄子,你指哪我打哪,四叔都听你的!朱元璋:标儿,这皇位咱直接传给雄英,你...

  • 3 我曾是无数人仰望的名媛千金

    3我曾是无数人仰望的名媛千金

    木几| 现代言情

    我曾是无数人仰望的名媛千金。而如今,我在沈南寻身边端茶倒水,被他呼来唤去。甚至他拿热水向我泼来,我还细心察看他是否有被烫着。所有人都说,我是自甘堕落。放着好好的千金不当,要来当沈南寻的舔狗,还怎么都赶不走。他视我如敝履,以为我非他不可。可真相只有我清楚,这一切只是因为一纸合约。我对他,从来都只有厌恶...

  • 4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4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银台金阙| 古代言情

    ”这畏畏缩缩的状态已是让卫承已不喜,再听到后头一句,他的眼神陡然冷了几分。虞敬恬偷觑了一眼,正看到这冰冷的眼神,心中暗怕,提着心要找机会描补一二,然而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听那帝王轻飘飘地道了一句——“朕看并不相配。”莫说是清霜等俩当事人的奴婢奴才就是李福海都忍不住睁大了些眼,男女之间相配与否这些事向...

  • 5 梁悯彦是我的竹马更是我未来夫君

    5梁悯彦是我的竹马更是我未来夫君

    乌梅呀呀| 古代言情

    梁悯彦是我的竹马,更是我未来夫君。他说出人头地后会娶我为妻。可他高中状元之新官上任之时,我父亲被诬陷下狱,他却袖手旁观。后来,我父亲惨死,家破人亡,他和公主浓情蜜意。为了寻求庇护,我爬上了年轻权相的床。却没成想,爬床到一半,我和他灵魂互换了。

  • 6 富婆妻子自称无性婚姻者

    6富婆妻子自称无性婚姻者

    山月| 都市生活

    我的妻子吴婉家里往上数富三代。肯下嫁给我这种从小混在厂子里小伙,不光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就连我本人也受宠若惊。我俩结婚的时候,她非但没要彩礼,还给了我一百万,让我随便花。我以为她是爱我才对我这样。直到我拿着癌症通知单找她的时候。她看都没看,当我面扔进垃圾桶,随后从包里掏出一沓钱甩我脸上。“不就要钱吗...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